吸毒警示案例

文章来源: 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19日 点击数:

 罂粟花的诱惑

    范登科

    罂粟,俗称海洛因、白粉。在农村偏僻的田野里,每当开花时节,那五颜六色的花朵,争奇斗艳,煞是好看。没有接触过它的人不知道它的利害。一旦不小心沾染上了它,就会家破人亡、妻离子散,甚至为了它不惜以身试法而锒铛入狱。作为一名亲经历者和受害人,我想奉劝那些目前还与它有瓜葛的人趁早远远离开,否则,等待自己的将是人生的苦果。

    我叫范登科,家住临泉县庙岔镇。在我的家乡吸毒和贩毒是屡见不鲜的事。特别是近几年,一些年轻人甚至把玩毒品作为追求时尚和潮流的标志,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不幸沾染上了毒品,落得个可悲的下场。我就是这样先染上毒瘾,再走上贩毒之路的。

    在贩毒之前,我在镇上经营着一家旅馆。那个时候,我虽然不很富有,但一家人生活美满、幸福和谐。然而,一次偶然的事情让我接触到了海洛因,从此深陷毒品的泥沼难以自拔,并由此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。

    那是10多年前夏天的一个晚上,有几个熟人到我的旅馆开房打牌。我给他们安排了房间后,就去为他们准备茶水,回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几个正围着茶几“吞云吐雾”,一个个一副如痴如醉的样子,原来他们正在吸食海洛因。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见海洛因和别人吸毒,所以心里免不了一阵紧张和害怕,因为之前只是偶尔听说过。他们几个见事情败露,对我百般讨好,并且极力引诱我也搞上几口尝尝,讲什么吸过之后保证你全身舒服,让你飘飘欲仙,如腾云驾雾般逍遥快活。因为我知道毒品的危害性很大,所以这一次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。考虑到旅馆的生意和熟人的情面,我对他们几个也没有下逐客令,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就这样他们几个以后经常到我的旅馆开房间休息、打牌、吸毒。一回生,二回熟、三回四回是朋友,时间一长我就不知不觉间和他们混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古人云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。有一天我陪他们打牌到深夜的时候,身心十分疲惫,加上那段时间旅馆生意不景气,心烦意乱的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第一次跟着他们吸食了毒品,想以此来麻醉一下自己,体验下到底吸毒是什么样的感觉。哪知这一次的尝试竟然让我从此对吸毒欲罢不能,一步步地走向了犯罪的深渊。

    欲望的闸门一旦打开,就像冲破坝堤的洪水一样难以控制。自从第一次吸食毒品后,每当无聊或者心烦的时候,我就会约上几个毒友在一起吸毒聊天。时间久了毒瘾越来愈大,渐渐地由开始的三五天吸一次到后来的一天吸两三次,跟吃饭似的。到时间不吸就浑身难受,吃不好睡不着,浑身酸痛无力,整个人跟散了架一样。因为吸毒,我很快瘦得皮包骨头,形容槁枯,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。这个样子当然逃不过家人的眼睛,他们对我进行了严格的规劝和管束。在家人的帮助下,我也断断续续地戒过几次毒。有一次父母为了不让我外出去接触那些吸毒贩毒的人,在家整整陪了我三个月,天天吃喝拉撒都在家里,不让出门,还有好几天守着我连觉都不睡。妻子还多次以死相逼要我戒掉毒瘾。清醒时,我也想戒毒,也多次发誓要戒掉毒瘾。但毒瘾上来时,我的大脑似乎被魔鬼控制了一样,以前的什么誓言、决心全都顾不上了,一心只想着抓紧弄到毒品,赶快吸上几口。所以我虽然多次戒毒,但最后依然沉沦在毒品的漩涡里。

    由于长期吸食毒品,我原先积攒的积蓄已经花了个精光,旅馆也被我低价转让掉了。为了继续吸毒,走投无路的我想到了贩毒,认为那样既可以满足自己吸食,还可以赚到钱。于是,我就拿着仅剩的一点旅馆转让费,通过熟人先容,到云南去购买了一批毒品,再带回临泉售卖。第一次干这种犯罪的事,我既兴奋又害怕,好在没有出事。我把毒品带回临泉后,短短几天一转手赚了好几万元。我庆幸自己真有贩毒的命,后来通过这种方式又搞了几次,使自己既有了充足的毒品吸食,也有了丰厚的资金收入。这时的我已从开始时的担心害怕变得心安理得了,胆子越来越大,从事的贩毒交易也越来越频繁。上帝要他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!当我在一次大宗毒品交易时,被公安机关当场抓获。最后被人民法院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。

    现在身在监狱,失去自由的我回想起来自己的吸毒、贩毒之路,真是悔恨莫及!如果当初听从家人的劝告也不会落得这样的结局;如果自己能够坚持“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”的古训,也不会越陷越深,走到今天这一步。这都是我自己作孽啊!是我没有克服自己内心的贪欲,结交了不良的朋友,把自己带上了吸毒、贩毒的不归路。我决心把在监狱的改造作为我人生的起点,革心洗面,重新做人!

    一个“天子娇子”的真情告白

    潘成天

    “现在我宣布,被告人潘成天犯贩毒罪判处无期徒刑”。随着法官的高声宣判,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差点瘫倒在地。从此,我成为一名人人不齿的罪犯,我不得不品尝着自己酿造的苦酒。

    回首往事

    现在身在狱中,整天面对着高墙电网,思考着以后的人生,我内心的愧疚无法形容,而这一切,都是源于毒品。

    我出生在临泉县庙岔镇,那里因毒品泛滥在全国都出了名。我作为家中最小的孩子,从小在家人的呵护下幸福地生活着。家人为了让我能够有一个好的学习环境,从农村搬到镇上,又从镇上搬到县城,演绎了现代版的“孟母三迁”,可见家人对我的希望和良苦用心。当我如愿以偿地考上一所重点大学时,面对父母欣慰的眼神和邻里赞许的目光,我内心充满了成就感。怀着一颗自豪的心,我走进了繁华而陌生的都市。但我浮躁的内心却并没有让自己静下心继续去用功学习,城市灯红酒绿的生活吸引了我,使我逐渐迷失了人生的正确方向。看到身边人穿名牌,出入高档场所,挥金如土时,我的内心掀起阵阵波澜。曾经正确的人生观、价值观在悄然蜕变,渐渐地,我的重心由学习转到了追求享乐上。我经常逃课,频繁地出没于娱乐场所,结交了一批社会上所谓的“哥们”,学业从此日渐荒废。父母苦心支撑着的家并不富裕,而我却把父母的血汗钱大肆挥霍,整天想着如何编织各种理由向父母要钱。仅仅入学半年后,因为我的严重不良表现,被学校劝退了。

    当父母得知这一消息时,犹如晴天霹雳。原以为等我毕业后找个好工作,他们可以享受儿孙绕膝的晚年生活,然而不争气的我却残酷地打碎了他们的美好梦想。即使如此,父母也没有责骂我,而是鼓励我去当兵。为了安抚父母,也为了给自己找一条出路,我走进了军营。

    两年的军旅生活很快结束了。当我回到家乡,方知对我一直关爱有加的姐姐因车祸永远地离开了大家。望着还没从痛苦中走出来的父母,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勤奋工作,好好孝敬父母。但当我走上工作岗位时,看着一个月几百元钱的工资,想想自己的辛苦,又看看曾经的“哥们”现在都过着风光的生活,我的心理又失衡了,感到这样的人生太没意义。于是在“哥们”的召唤下,我又回到他们身边。

    这次,我接触到了毒品。经常看到身边人那副飘飘欲仙的样子,我到底还是没有经得起诱惑,迈出了吸毒的第一步,从此白色的幽灵逐渐吞噬了我的灵魂。吸毒需要大量的资金,钱成了我最愁的东西。正当我一筹莫展之时,一位朋友托我帮他搞点冰毒,我便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他。当我将冰毒交给他时,除了毒资,他还多给了我1000元钱。这时我突然发现,这样来钱真是太容易了!如果我自己能贩卖毒品的话,不仅可以满足自己吸食,还能有一笔可观的收入。我暗自高兴自己终于找到了一条致富的捷径,但也正是这个罪恶的想法把我引向了一条不归路!

    在巨大的利益驱使下,我的贩毒行为近乎疯狂。许多毒贩子贩毒时都是小心翼翼,神神秘秘,我却肆无忌惮,张张扬扬,没有丝毫的慌张与害怕。那时满脑子想的就是多拿货,快挣钱,尽力弥补因自己入道晚所带来的损失。然而我疯狂的犯罪活动,终于在一次毒品交易时被公安人员当场查获而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痛定思痛

    2013年10月16日,在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宽敞而又拥挤的审判大厅,当我带着冰凉的手铐被押进被告席时,当耳边响起那“无期徒刑”的宣判声时,我知道我的下半生被毒品毁了。望着痛苦不堪的父母,我的心在颤抖,流下了懊悔的泪水。直到这一刻,我才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给亲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。想着自己遥遥无期的刑期,想着父母老来无依的晚年,我真是痛心疾首。悔不该当初为了一时的享受,换来一生的伤悲;真不该因一时的冲动,让一世沦落;真不该为一阵的快乐,得一世的凄凉。

    母不嫌儿丑,子不嫌家贫。虽然我犯了滔天大罪,但父母一直都在关爱着我,不离不弃。自我入监服刑以来,两位老人多次手牵着手,步履蹒跚地来看望我,给了我莫大的温暖和鼓励。

    父母叮咛我:儿啊,痛定思痛,终不为迟,大家永远等着你回家。在父母的召唤声中,我度过了一个个不眠之夜。通过警官的教育,我逐渐从自己的思想误区中走了出来。自己过去曾经是一个学业优异的学生,曾经是一个令人骄傲的大学生,怎么就稀里糊涂地沦为一个阶下囚了呢?在痛苦的反思中我清晰地梳理出自己蜕变的轨迹:虚荣——享受——坠落——贩毒——判刑。这其中每一个环节,每一个过程,虽然多少都有一点外部环境的影响,但作为行为的主体,我是最关键的因素,应当负有最大的责任,应当受到最严厉的法律制裁!时也,命也,是也,非也?深刻剖析犯罪的根源,重新思考人生的价值和真谛,我终于认识到这都是个人主义、享乐主义的腐朽思想和错误的人生观、价值观使自己走上了这条不归路。

    亡羊补牢,犹未为晚。虽然自己过去在国家的重点大学是一名不合格的学生,但今天在监狱这个特殊的学校里,我要争做一个优秀的服刑改造人员。我坚信,只要自己改过自新,重新做人,就一定可以有一个全新的人生!

    那个未曾建成的心中花园

    甘 霖

    一缕月光照进了夜晚宁静的监舍,令我思绪万千。狱园歌曲《我是家中梁》的词句,在我脑海中翻滚,我是家中梁吗?短短的一句自问,像一条无情的钢鞭,狠狠地抽打着我的心,不知不觉中我泪眼汪汪,那不堪回首的往事又在我眼前一幕幕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曾经,我是一个满怀豪情的青年,有自己的理想和抱负,拥有幸福、美满的家庭。在激烈的事业打拼中,亲人的笑脸是我最大的动力,他们的鼓励使我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,让我看见了成功的曙光。我默默地许下心愿:将来一定要为爱我的亲人建一个我心中最美丽的花园,让他们生活在快乐和幸福之中。但后来,因为种种原因,我接触到了毒品,并渐渐吸毒成瘾,以至后来走上了贩毒之路,把自己变成了一个狱中的罪人。亲人的笑脸不见了,昔日的万丈豪情飘散得无影无踪,成功的曙光变成了迷茫的黑夜。

    吸毒后,曾经仅有的一点理智,又让我又记起了过去许下的心愿,为爱我的亲人建一个美丽的花园,决心远离毒品。但此时的毒品已露出狰狞的面孔,战胜了我的毅力,扭曲了我的人性,我成了毒魔的俘虏和帮凶。不但戒毒没有成功,反而走上了以贩养吸之路。我行尸走肉般行走在世间,看见了别人的笑脸也觉得是对我无情的嘲笑,亲人失望的眼神像一把锋利的刀,割得我撕心裂肺,哪还有什么美丽的花园梦想。我一次次与魔鬼抗衡,一次次艰难挣扎,但最终只因缺乏足够的毅力而又一次次失败了。没有逃脱魔鬼的魔掌,在痛苦中挣扎的我只有抱着明天上帝将赐给我勇气和毅力的幻想,让我远离毒魔。但明日复明日,上帝始终没有出现,我却深陷囹圄。

    对于经济上不是多么富有的吸毒者来说,大多都要走上以贩养吸之路。从我的身上以及身边许多毒友中都能看到鲜活的例子。吸毒实际上吸的就是钱,就像打现代化战争,打的是高科技和综合国力一样。我吸毒时间不长,很快就把自己辛苦打拼挣来的几十万元钱吸光了,陷入了穷困潦倒、尴尬万分的境地。想吸没有钱,想戒又戒不掉。为此,我真是伤透了脑筋。为了筹到毒资,我只好在一位毒友的指点下,加入到了一个隐秘而又富有刺激的战线——贩毒。无论对于贩毒和缉毒者来说,那绝对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战场,每天都在上演着猫捉老鼠,老鼠躲猫的游戏。每次贩毒之前,我和我的毒伙们都要精心密谋,认真准备,确保万无一失。但再周密的计划也有疏漏的时候,况且我的意外失手是由于毒瘾发作牵连出来的。最后一次贩毒时,我从广州坐高铁往回赶。半路上,我突然毒瘾发作,痛苦不堪,神情异常。我的举动很快引起了乘警们的注意,凭着他们丰富的经验,当即判定我是个瘾君子。随后他们对我携带的货物进行了全面检查,结果是不言自明,结局就是判刑入狱。

    入狱后,警官谆谆的教导,孜孜的教诲,使我明白了怎么样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,懂得了一个人在家庭和社会中应有的责任和担当。明白了这些道理,我更加憎恨毒品,是毒品让我这个本有着大好前程的青年,丧失了做人最基本的尊严,滑向犯罪的深渊。在狱中的会见室,妻子那痛心无助的眼神让我不敢正视,儿女那憔悴的失去了童真的脸庞让我的心在滴血。一切本不该是这样的,是毒品这个恶魔,把我的天堂变成了地狱!

    现在,我想告诉那些还不明白毒品真相的人们:毒品是一个不可接近的魔鬼,否则,它会把你的一切美好都抢走,让你只剩下奄奄一息、千疮百孔的躯壳。同时,我更想对那些曾经或正在贩卖毒品的同行们说:虽然贩毒表面上是一种不带任何暴力的行为,但它的危害其实比抢劫、杀人更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贩毒是有丰厚的收入,但当你有了钱之后,你并不会拥有真正的幸福。你应该知道在法律的审判之外,还有一个道德良心的审判。你也许一时逃脱了法律的制裁,但你绝对逃脱不了良心和道德的审判。

    在狱中,我常在噩梦中醒来,醒来后已汗湿了衣被,觉得有无数双怨恨的眼神在怒视着我。我想躲,可那眼神无处不在,令我惶恐不安。我知道那些眼神是来自我曾经的吸毒买家,是我让他们倾家荡产,妻离子散,甚至家破人亡,还有的重蹈我的覆辙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这样的良心债,是用什么方式都无法偿还的。这种惶恐和不安注定要伴随我一直到生命的尽头。为了不负警官的教诲,为了弥补自己的罪责,更为了良知和多一点平静,将来出狱后,我会终身做一名义务禁毒宣传员,以我的亲身经历来告诉我接触到的每一个人,告诉他们毒品的危害。只要有一个人因我的告知而远离毒品,我都将会感到无比的欣慰。

    现在,虽然我没有了自由,但却拥有了远离毒品的轻松和快乐。每天都觉得天是那么蓝,阳光是那么明媚,甚至空气都是那么芳香,因为我再次拥有了明天。明天对于一个曾经绝望的我来说是多么的美好。我平静而踏实的改造着,面对刑期我不再迷茫,我已找到了人生的正确方向。我决心通过扎扎实实的劳动改造,尽快回归社会,继续追求为亲人们建造一个大花园的美丽梦想。

  

(完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